埃迪-库里:事实的真相其实要糟糕得多

【亲笔】埃迪-库里:事实的真相其实要糟糕得多

大家都爱开玩笑,似乎没有人例外,没有一天歇停。网络上提起埃迪-库里的名字,有着各种各样的段子,十多年来这种情况不见好转。

虽然我已经离开NBA这么久了,但是只要在社交媒体上提到我的名字,就会有一堆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开我玩笑。有说我肥的,有说我当初打球时房子被取消赎回权的,还有说我想和自己的私人司机发生性关系的。一呼百应,冒出来一堆人聚众嘲笑我、无底线地消费我,还觉得非常有意思,给我起了一堆侮辱性外号。好在已经37岁的我足够成熟,能坦然地面对这些事情。别人可以想说什么说什么,我也会继续自己的生活。可是,我觉得自己需要站出来说一句:人们需要了解事实的真相,需要明白不是什么事都能拿来开玩笑的。一个简单的笑哭表情对所有人的意义都是那么简单吗?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回复一个笑哭的表情,来吧,我来告诉你什么事不好笑。

2009年1月24日,我效力尼克斯期间有一场客场打76人的比赛。比赛打到一半,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当时我穿着便服坐在替补席,那个人对我说:“埃迪,教练室有人找你,你得去一趟。”

我以为是和我不能出场比赛有关的事情,结果到了教练室,我在尼克斯的一个朋友跑到我面前,哭得红肿的眼眶边缘还挂着泪水。我当时很茫然,他让我打电话给助手就一切都明白了。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拨通了电话,我问助手发生了什么,电话那头沉默了1、2秒:“哥们,诺瓦被人枪杀了。我现在就在遇害现场,一地的血,我想她的孩子也没了。”

这就是我说的不好笑的事情。很多人不知道诺瓦是谁,我们有过两个孩子,在尼克斯那几年我们还见过几次。诺瓦在芝加哥的家中被枪杀的那天,我的妻子帕特里斯和你们一样,都不知道诺瓦是谁,她也不知道我和诺瓦有过两个孩子——十个月大的女儿艾娃和三岁大的儿子诺亚。这个秘密我隐瞒了很多年,我的妻子一直被瞒在鼓里。当我从电话里得知我的小女儿和她的妈妈刚刚被枪杀时,我突然觉得维持近四年的婚姻可能要走到终点了。我不想再隐瞒任何事情了,我很想大哭一场,却仍旧木讷地待在原地,脑海里飞速闪过我们曾经的经历。

大约10-15秒之后,各种琐碎的事情接踵而至,不断地有电话和短信涌进我的手机,关于葬礼安排的消息也是来个不停。

头脑恢复清醒之前,我已经坐上了回纽约的飞机,一些遇害的细节也逐渐清晰。我的儿子诺亚在妈妈和妹妹被枪杀时也在现场,可是因为年纪太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枪击事件发生后,诺亚试图“叫醒”妈妈和妹妹,却发现叫不醒。可能他以为妈妈和妹妹睡着了,于是诺亚也在一旁睡了下去。所以当警察赶到时,诺亚正躺在妈妈身边睡得正香,身上浸满了血。

我向警察问道是否知道谁是凶手,警察推测可能是诺瓦的律师干的,他一直帮助诺瓦审查孩子的抚养费,和诺瓦也是恋人关系。诺瓦曾经告诉我,这位律师是个危险人物,甚至带了把枪参加我女儿艾娃的送礼会,原因只是我可能会出现。我从不在乎他对我的敌意,不担心他会冲到我面前给我一枪。结果如今却得知他杀了诺瓦和我们之间的孩子,她们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我,两条鲜活的人命啊。我三岁的儿子在一旁目睹了一切,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被人枪杀,天真的他满身鲜血地躺在母亲的尸体旁睡着了。这些,这些好笑吗?这些能拿来开玩笑吗?然而现实是,大家都爱开玩笑……

NBA的球员常常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甚至被肆无忌惮地拿来开玩笑。人们还一副我们很乐意被调侃被关注的态度,似乎这一切都是我们自己选的,来到NBA打球我们就应该有这种心理准备。这话乍一听好像挺有道理,说到这里我想多说一点,因为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么简单。

说实话,我宁愿自己小时候没打过球。你可能听说过某位球员小时候的摇篮里就有一颗迷你篮球,或者刚学会走路就能在儿童篮筐上扣篮,而我并不是这样,篮球不是我从小的梦想。小时候我只想打游戏、骑单车以及和小伙伴出去玩,我根本不愿意打球。后来由于身高的优势,不得已接触了篮球,大概从初中开始,身边的人开始讨论我应该打篮球的事,逼着我参加七年级篮球校队的选拔。有段时间为了躲避训练,想尽了各种方法。当时,我的身高有6尺6左右,比老师们还高,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尽管我根本不爱打球,周围的人们还是不断地提醒我:你是打篮球的料,你这样的大个子必须要去打篮球。

就这样,我开始打篮球,从德克森中学队到伊利诺伊州的卡卢梅特队再到渥太华参议员队。一开始去试训的时候,我对篮球一无所知,打得要多烂有多烂,完全不清楚自己在球场上做什么。以至于入选校队后都没让家人知道,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在球场上的糟糕表现,也许我是全世界最垃圾的中学校队篮球运动员。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因为我长得高。

后来有个大个子在德克森中学队打球的消息逐渐传开了,有AAU的人来到我家招募我,拜见我的父母,而我对此毫无兴趣。记得那些人第一次来我家向母亲吹嘘他们的球队时,一旁的我正坐在地板上摆弄玩具火车。他们在那谈论如果我加入他们的球队,并且将来全身心投入到训练中,我会成为多么伟大的球员,而我在一旁组装火车零件,心里盘算着这似乎是件很累的事,我可不要加入AAU球队,就不能让我一个人安静地玩火车吗?我的母亲不允许,他逼着我去球馆训练,逼着我加入那支球队。不过说句实话,后来我还是找到了篮球的乐趣,日以继夜地相处,我终于爱上了篮球,但这绝对不是一见钟情。

【亲笔】埃迪-库里:事实的真相其实要糟糕得多

回到纽约的家中,我不知道如何形容妻子帕特里斯的反应。她是一位好妻子,具备一切贤妻良母的优点,即使发现自己的丈夫多年以来一直隐瞒着一些事,也能最大限度尽到义务。反而是我,一直以来都是个差劲的丈夫。那时候我们住在威彻斯特的一间公寓,我的兄弟昆汀-理查德森在那也有一间公寓。所以妻子帕特里斯当晚把我赶出去之后,我就去到五楼昆汀那里住了一晚。一打开门我就愣住了,这根本就不是住人的地方,没有电灯、没有电视、没有做饭的地方,什么都没有。于是我也只能呆呆地坐着,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拉上窗帘,黑暗中只有我一人,夜以继日昼夜不分。

之后的几天里,我能记得做过的事只有一件:签字同意将女儿艾娃的尸体送到殡仪馆,为之后的葬礼做准备。除此之外,我能记得的只有漫长而永无止尽的黑暗。我很愧疚,时至今日依旧如此。作为父亲,作为一个男人,是我将孩子的生命带来这个世界上,却没能尽到应尽的责任,没有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没能好好保护好我天真可爱的女儿。是我辜负了她们,各个方面都是如此。沉浸在黑暗中的那段日子,无数个“如果当时”的念头萦绕在我心头:如果我不去隐瞒艾娃和诺亚的存在?如果我把他们视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也许诺瓦不会找上那个律师,也许我就能好好保护孩子们。昆汀公寓的黑暗加上我内心玩伴悔恨的念头,让我变得越来越沮丧,开始有了寻短见的念头,一死百了。就在求生意志即将彻底熄灭的瞬间,我突然意识到不能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用不负责任的行为弥补不负责任犯下的错误。我要坚强地活下去,我还有其他的孩子,他们需要我的照顾,不能让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我所爱的人身上。同时明白的还有一件事:钱不是万能的,很简单的道理不是吗?钱没办法让人起死回生,也没办法让你忘掉犯下的罪孽,可能钱只能用来办个体面的葬礼。

安葬完女儿后,我的生活开始一点点地崩塌。我离不开尼克斯的板凳席,银行卡上的余额也越来越少,因为朋友的欺骗偷了我的钱,芝加哥的房产也即将被银行取消赎回权。不知道为什么,身边所有的事都开始变得糟糕透顶。女儿葬礼结束后的几个月,大约是2009年夏天,我不得已起诉自己的经纪人,他以我的名义贷款,并且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花了我很多钱。甚至还找人伪造了一个有我签名的印章,为了以我的名义疯狂消费:电视、凯迪拉克以及旅游,所有你能想到花钱的地方他都做了。还利用那枚印章以高达85%的利息借了50万美元,我完全不知情,然而合同上还盖有我签名的印章。直到贷款利息超过200万我被起诉后才败露,已经过去几个月了,50万变成了200多万。最后我还是不得不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200多万美元,因为一个我信任的人背叛了我。

这和偷盗无异,但事情发展到这个局面和我自身的性格也有关系。一直以来我很乐意倾听别人诉苦,如果你无家可归或者母亲做手术需要钱,而我们又刚好从二年级开始玩到大,那我一定会慷慨解囊。自己开着价值50万美元的车子,吃喝挥霍,从小到大的玩伴向我哭诉我却什么都不做,这种事我做不出来。所以我一直在帮别人还贷款,包括手机汽车等等,我似乎不会拒绝。如此一来,各种各样悲惨博取同情的故事找上了我。一开始可能只是些小事,可人的欲望是无限的,需要帮助的数额越来越大,需要帮助的人也越来越多。现在我明白了,那些找我来说“故事”的人大部分都是为了欺骗我利用我。其中不乏一些发小和我爱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编造着各种各样博取同情的故事,让我“慷慨解囊”。

有一件事情我印象特别深,有一次我给财务会计寄去一些人寿保险的文件,并拜托一个朋友寄出去。我们相处了很久关系非常好,然而你能猜到他干出了什么事吗?他将信封打开,改动了里面的内容,如果我死了,10%的遗产会进他的腰包。这是真人真事,朋友之间干出来的事。好在后来财务会计打电话询问我:“你真的要将10%的财产给他吗?”一开始我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之后我给朋友打去了电话,他在电话那头给我道歉:“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做,我只是像给自己的未来多一份保障。”行吧,不怪你,怪我眼瞎。

这样的事情很多,我能记得的只有那么几件。神奇的是,我的妻子帕特里斯全部都记得,甚至其中一些事情是她早就预料到的。很多人模人样居心叵测的家伙,那些背着我拿着我的钱疯狂消费的事情,那些我非常信赖最后失望透顶的朋友,帕特里斯一清二楚。她不止一次地警告过我,不要相信这个人,不要雇佣这个有前科喜欢打游戏的家伙当司机,而我很少能听得进去:“行了,不要那么多疑,没事的。”甚至我的财务会计也劝过我,他托人调查了那个司机的底子:“埃迪,这个人曾经因为盗窃坐过牢,别雇佣他了。”我始终没听进去:“拜托,这个人很酷的,他还有个儿子。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生活,我们是朋友,我也想帮助他,没事的。”

最初的时候的确没事,担任我司机几年之后,他得到一个为汽车服务公司工作的机会,薪水非常可观,不需要来回往返芝加哥。于是我花了很多心思帮他写了一封推荐信,最后他成功得到了这份工作。没成想公司查出他有盗窃的案底后解雇了他,而我也有了新的司机,他竟然开始威胁我,不重新雇佣他就编一堆有的没的曝光给媒体赚钱。我不接电话他就打给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也不接后我以为他就放弃了。

有天晚上,我们在和独行侠打比赛,赛后一位记者走过来对我说:“你如何看待自己被起诉性骚扰的事情?有人曝光作为同性恋的你强迫自己的司机和你发生关系。”当时我根本不知道那个记者在说什么,后来才知道那个家伙把我们开玩笑时说的污言秽语当作证据写进了法律文件。法院不接受诉讼请求,申请仲裁,我还是赔偿给那个人几千美元。事情解决之后,仲裁员离开了,律师办公室只剩我们两个人。这位司机在我的面前哭得很伤心,我还记得他是这么说的:“兄弟很抱歉,我没想过要做这种事。可是我的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我,我的生活很糟糕,非常缺钱,真的对不起。”坐在他面前的我非常冷漠,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的演技竟然如此优秀,于是我略带讥讽地问他:“你的意思是,我不用支付你这笔钱了吗?”他擦了擦方才用力过度飙出来的眼泪,愣愣地看了我一眼,那一刻世界都安静了,他说了句:“哦不,钱我还要,对不起兄弟。”

【亲笔】埃迪-库里:事实的真相其实要糟糕得多

所以现在你在谷歌上搜索我的名字时会出现,“十大疑似是同性恋的球员”、“身陷同性恋流言的球员有哪些”这样的标签,所以人们会拿肥猪蠢蛋埃迪-库里这样的话来调侃。实际上事情的真相没人知道,我真是这样的人吗?回想起过去的经历,从玩火车玩具的小男孩,一眨眼进入NBA,成为拥有百万资产的迷茫的富翁。我真的没有准备好,没有预料到NBA球员的身份会让生活变得如此复杂。刚被联盟选中时,我没有约见任何球队,年龄太小的我一心只想着和朋友们去游乐场好好玩一顿,想光速回家拿到最新款的游戏机和朋友打X-box。我不懂理财,不懂保护自己,不懂慧眼识人,不懂如何维系一段充满爱的夫妻关系,甚至不懂如何做一个好人,一个可靠的、善良的、值得信赖的人。我很希望当时的自己能明白这些,也许有些人说这些道理他早就知道,可当时的我真的傻得愚蠢。时光匆匆,有些人的人生可以一直走上坡路,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变得越来越好。而像我这样的人,好像永远没办法一帆风顺,我也不知道问什么,过程起起伏伏,而结局总是千篇一律的一败涂地。

我的亲身经历,当我正经历人生中最艰难最糟心的事情时,所有的困难和痛苦在外人面前好像都不值一提,他们只想开玩笑准备好各种巧妙的词句来调侃,我以前真的很烦这些人。而如今,某种程度上我把这些事当作自己的福气,没想到吧。即使这些丑陋的人丑陋的事再多,只要让我发现有一个人没有在击垮我、没有嘲笑我的失败、没有践踏我的尊严,这就是我的福气,这个人是能帮助我度过难关的。

对我而言,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我的妻子帕特里斯。如果说在我这近乎疯狂的人生经历中出现过英雄的话,那她一定是我的妻子。结婚15年以来,她经历的事情可能比别人15辈子还要多,出轨、背叛、诉讼、房屋止赎、金融诈骗等等,她有过无数的理由离开我,如果她离开了我也不会怪她。

然而你知道吗?她对我始终不离不弃,从未背叛过我。即使殡仪馆里是我的出轨对象和瞒着她抚养的私生女,帕特里斯最终还是陪着我一起回到了芝加哥悼念,我无法想象这对她而言有多艰难。在我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她正在隔壁房间里辅导孩子做作业,她可能是我唯一没有看走眼的人。

帕特里斯是位伟大的母亲,她要照顾七个孩子,包括失去妈妈和妹妹的诺亚。诺亚已经17岁了,虽然不是亲生的,又是在我们最艰难的日子加入的,帕特里斯还是给予了他最无私的爱。外人很难看出诺亚不是帕特里斯亲生的,她会为了诺亚付出一切,这毫无疑问。诺亚也能感受到这份伟大的爱,他喊她妈妈。

没有任何人要求他或者强迫他这么做,这样的称呼完全是发自内心的,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给了我很大的鼓舞。经历了这么多愚蠢且糟糕的事后,时至今日我终于可以问心无愧地说:今昔不同往日,我永远不会再伤害妻子帕特里斯了,不会再让她为我而难过。为了这一天,为了这位对我而言弥足珍贵的女人,我决定此生与她一人长相厮守,而她从我们相遇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做到了。

我意识到自己要做个好人,做一个好丈夫,为孩子们树立一个正能量的父亲形象,和过去自私自利伤害爱我的女人的那个自己说再见,我以后再也不会做同样的事。我不希望孩子们看到从前的那个我,可能我还会犯错,做错事说错话,试图让他们明白一些人生道理时却用错方法。但是我想说,做好一位父亲是我这辈子最用心的事情。偶尔的不如意、难过或生气,在孩子们的体贴关怀之下,能轻易的消失殆尽。他们让我感到世界是温暖的是美好的,所以当我再次看到网上关于我的调侃和玩笑话,我会望向房间里的孩子们和帕特里斯……

还有什么好介怀的呢?

原文:Eddy Curry

【亲笔】埃迪-库里:事实的真相其实要糟糕得多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enpo-pr.com/1409.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